新闻资讯

化工原料今夏再现涨价潮 这次会飞多高?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2019-06-30 19:15

自6月中旬开始,PTA(对苯二甲酸)开启了一轮涨价之旅:6月27日,PTA现货的价格达到6381元/吨,两周内上涨幅度约为10%,同一日,PTA期货盘中涨停,此前,期货多头资金在这一轮上涨中已经获利颇丰。

PTA由石油炼化而成,是工业领域重要的大宗有机原料之一,其下游产品广泛用于化学纤维、轻工、电子、建筑等国民经济的多个方面,同时,PTA在生产上的应用又较为集中,几乎全部用作生产聚酯(PET,又称“涤纶”),而涤纶则主要用于下游织造企业。

一德期货产业投研部总助、PTA分析师郑邮飞向经济观察报分析认为,由于化工行业寡头经济的特点,PTA供应端及工厂行为是推升本轮PTA价格上行的重要因素,与此同时,时值盛夏,下游织造终端的旺季预期带来了眼下的需求支撑。

原油市场也在此时成为重要的推手。国元期货分析师张霄认为,近期原油大幅走高,也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整个化工产业链重心的上移。

郑邮飞分析认为,PTA价格的上涨已经对下游的旺季预期形成了透支,这样的涨势是否具有持续性或许有待进一步观察,眼下,下游织造企业的高库存依然是一个隐藏的“雷”。

6月27日,一位长期从事涤纶材料销售的企业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,现在,涤纶的订单明显,但织造企业正处于最差的一年。一位浙江织造企业主向经济观察报表示,织造行业订单情况不容乐观,对于PTA的涨价,他看不明白。当地织造行业协会负责人则向经济观察报表示:“目前下游没有动起来。”

涨价

检修像是检验化工市场行情变化的一道闸门。

进入6月,PTA装置意外停车检修情况逐渐增多。根据统计,6月中旬,国内装置开始检修、同期在停车的装置和即将停车的装置,共计12套装置正减产停产计划中。例如,仪征化纤、台化兴业、亚东石化、汉邦石化的装置停车2—3天;蓬威石化90万吨、四川能投100万吨、恒力220万吨、逸盛225万吨及中石化在停车的两套装置等,停检的时间则相对更长。

这被认为引起了市场对于短期供应的担忧,过去,化工市场价格波动,检修因素一直是一项重要的因素。

国元期货分析师张霄认为,近期原油大幅走高,也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整个化工产业链重心的上移。眼下,布伦特原油涨至65.53美元/桶。他分析认为,近期美国与伊朗紧张关系加剧,导致地缘紧张局势升温,由此支撑了油市的氛围,叠加近日美国原油库存降幅远超预期,成品油库存呈现下降,美国产量连续三周下滑,提振了短期的油价。

郑邮飞认为,在PTA产品领域,呈现出供应商直接主导市场的特点,少数企业在整个行业流通货源的占比较大,这使得供应商容易把控价格的涨跌。

永安期货近期的一项分析报告认为,PTA行业介于垄断竞争与寡头之间。所谓寡头,是指为数不多的销售者。在寡头垄断市场上,只有少数几家厂商供给该行业全部或大部分产品,每个厂家的产量占市场总量的相当份额,对市场价格和产量有举足轻重的影响。

寡头垄断的市场结构有一点与垄断竞争相类似,即它既包含垄断因素,也包含竞争因素。前者有时被称为纯粹寡头垄断,后者则被称为有差别的寡头垄断。相对而言,寡头垄断更接近于垄断的市场结构,因为少数几个企业在市场中占有很大的份额,使这些企业具有相当强的垄断势力。

国内目前PTA总产能在4924万吨,其中逸盛石化产能1285万吨,占比26%。福化(原翔鹭)615万吨,占比12.5%;恒力石化(行情600346,诊股)660万吨,占比13.4%,桐昆370万吨,占比7.5%,考虑珠海BP、远东石化、汉邦石化、三房巷(行情600370,诊股)等企业,产能均在200万吨以上。因此,PTA工厂数量较少,前四大厂商占市场份额60%。

永安期货认为,考虑到产能小于100万吨的装置逐步在退出市场,因此未来市场集中度将更高,但由于PTA工厂之间的差距仍较大,逸盛和恒力基本占了主要份额,因此对市场话语权较重,而其他在200-300万吨产能之间的厂商也存在一定的话语权,因此也未完全进入寡头的行业。由此,PTA市场处于垄断竞争与寡头之间。

永安期货表示,PTA加工费受PX行业与下游聚酯行业的双重影响,而与PX行业相比,PTA行业并未得到较大的议价权,因此其定价基本也通过成本加成的方式。PX行业身处炼化,更倾向于寡头,因此从行业利润动态分布看,其更易占有最大的比例。聚酯行业与PTA行业相比,其相对更为分散、议价权更弱,因此PTA可以将大部分成本往下游转移,但由于聚酯行业近几年集中度的提升,上下游行业格局也在慢慢演变,PTA转移成本的流畅性也渐渐受阻,而织造行业虽与PTA不存在直接的关系,但作为产业链的下游,其完全是价格的被动接受者。

在永安的长周期观察中,聚酯产业链利润分布在最上游,而终端基本获利甚微。

郑邮飞向经济观察报分析表示,PTA产业链可以分三个环节看:即PTA、下游聚酯,以及末端织造。在PTA环节,目前市场主要的流通货都是在一两家化工企业的手中,其对市场的话语权较强,厂家一旦捂盘惜售,市场上的流通货就会变得相对紧张;聚酯产业目前相对健康,眼下的库存经过前几次降价和营销,库存一降再降;末端织造则处于库存高企的状态。

下游的“雷”

PTA今夏的涨价令行业人士将记忆拉回一年前。

2018年8月下旬,PTA站上了8000元高点,创下过去三年的新高,从5000多元涨至8000元,只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。在这样的氛围下,下游织造企业在当月决定自发组织减产,抵制上游的涨价。

一年之后,涨价再次开始,令织造企业再度担心高价卷土重来。不过,郑邮飞分析认为,眼下与去年涨价的背景不可同日而语。去年供应商拉涨期间,宏观经济氛围整体较好,再者,下游聚酯行业和终端织造整体订单情况较好,今年终端市场的表现不尽人意,也就是说,这次的拉涨是在终端胚布订单较差的情况下发生的。

郑邮飞认为,在刚刚过去的五月份,PTA的下跌正是由于下游订单匮乏、库存高企造成。期货市场做空PTA的一个逻辑,也是因为下游订单不够乐观。

不过,尽管终端不尽人意,时值盛夏,对织造企业而言,依然有八、九月份的传统旺季预期。“目前制造、开工在逐步的回升。我们分析,本次PTA行情之所以能够得以拉涨,在于织造终端虽然订单平淡,但还能受得了,还有’一口气’,还能扛得住,”郑邮飞说。

6月27日,一位长期从事涤纶材料销售的企业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,现在,涤纶的订单明显,但对于织造企业而言,正处于最差的一年。“上游在涨价,织造企业心态较为恐慌,一方面其订单情况平淡,另一方面,又担心原料成本继续上涨。”上述人士说。

一位浙江织造企业主在同日向经济观察报回应称,织造行业订单情况较差。对于PTA的涨价,该企业主表示看不太明白。当地织造行业协会负责人则向经济观察报表示:“目前下游没有动起来。”

郑邮飞认为,对织造终端即将到来的旺季预期是个隐藏的“雷”,因为没有人知道,一个月后织造企业的订单能够如期而至。目前PTA原料的涨价,是基于对旺季的预期,与此同时,供应商对市场拥有较强的把控能力。

“到时候如果旺季的需求被证实了,PTA的价格可能还会拉一拉。“郑邮飞分析,“如果七、八月份织造的下游需求被证伪,订单并没有起来,那么织造老板们会因为资金的压力扛不住,织造机器的开工率必然会降低,最终倒逼上游原材料出现负反馈。届时,原料价格可能会回落。”